被圈粉了!从历史走入现实《一轮明月》演绎鲜活的弘一法师_禅风网


被圈粉了!从历史走入现实《一轮明月》演绎鲜活的弘一法师佛学文化

2018-08-04    来源:禅风网    

爱,就是慈悲。

纪念弘一法师

深悲早现茶花女,胜愿终成苦行僧。

无数奇珍供世眼,一轮明月耀天心。

  1980年,中国佛教协会举办纪念弘一大师诞辰一百周年展览,这是恢复宗教政策以来对弘一大师最早的纪念活动。随后,天津、杭州、泉州等地纷纷建立纪念馆、研究机构等。几十年来,弘一大师的诗作、歌曲、书画等作品流传甚广。

  今年,为纪念弘一大师出家百年,全国各地陆续开展各种形式多样的活动。从书法到音乐,从绘画到戏剧,从人生传奇到学术研究,从精神境界到佛学造诣,弘一大师俨然成为一座丰富多彩的文化宝藏。

  在无数纪念弘一大师的文化作品中,电影《一轮明月》独树一帜,成为难以超越的经典。2005年,这部讲述弘一大师一生的传记电影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还荣获了第11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优秀男演员奖(濮存昕饰演弘一法师)。

  在佛教界,弘一大师是德高望重的一代高僧;在文化艺术界,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这样一个惊才绝艳又有人格力量的生命故事该如何演绎?让我们一起来观赏《一轮明月》。

{风流才子李叔同}

岁月荏苒,如梦似幻,

人生一世,只在呼吸之间。

4_6.jpg

  电影开始,我们看到了一个飞扬跳脱打着陀螺的少年,让人丝毫联想不到他就是日后清冷肃穆、庄严持重的弘一大师。在鞭子的抽打下,陀螺一圈一圈地旋转,就如人生的轮回一般。

  少年李叔同生长在天津的一个富庶之家,因在家中排行第三,乳名唤“三郎”。父亲李世珍曾在宦海沉浮,后辞官经商,阅历和眼界自然非同一般。

  他笃信佛教,家中子女耳濡目染之下也懂得诵经念佛。4岁的三郎便能背诵《金刚经》,虽不明其意,却字字铿锵有力。

  传统的士族追求的都是读四书五经,考取功名。三郎的母亲亦是这样要求他的。奈何,他从小接触西洋文化、又熟悉经世济国之学,长大后的追求必不是谋得一官半职。

6_17.jpg

  而生于社会急剧变革的时代,命运的改变有时候来得特别突然。正如他所说:“刚一踏上人生的旅途,满眼看到的尽是苦难。”

  因为公然宣扬维新派学说,他被认为是康、梁同党,不得不南下上海避祸。一路上所见莫不是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的底层劳动人民。这一切所见所闻都让他对人生有了不同的思索。

7_11.jpg

  但是,才华横溢的李叔同终究不会走上革命党人的道路,他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谱成歌、作成诗、演成剧。他写的《祖国歌》广为流传,他作的《哀国民之心死》为人称道,他在日本演出的话剧《黑奴吁天录》更是有国际影响力。

  李叔同从一个慷慨激昂的奋进青年,渐渐变得沉稳、成熟。这些变化在荧幕上一点点呈现出来,一个鲜活而真实的人物从历史走入现实。

8_18.jpg

  但是,让李叔同对生命无常有更切身感受的是母亲的病逝。他哀叹,“母亲去世以后,就是不断的悲哀与忧愁,浑然不知何处是岸。”他抗争,希望打破封建礼教,坚持按照自己的方式为母亲办丧事。

  此后,他的生活漂泊不断。无论是远渡东瀛求学,还是回国后辗转各地任教员,李叔同始终没有安定下来。但是,因为有出众的才华,他在十里洋场的上海、在歌舞升平的日本都过的风生水起,声名日显,还有许多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奇闻逸事。

9_1.jpg

  电影中,李叔同与日本女孩雪子相恋的故事着墨甚多。他们因画结缘,相知相爱。在绘画艺术上,他们是志趣相投的知交;在生活中,他们是相濡以沫的夫妻。哪怕去国离乡,雪子也痴心跟随。

  然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注定不是对精神世界有着超凡脱俗追求的李叔同所能长期维持的。在杭州虎跑寺断食17日后,他对佛法的兴趣愈发浓厚,出家为僧的决定来的自然而然。

10_9.jpg

  这个决定令他的好友夏丏尊,学生丰子恺、刘志平等人感到意外,更让雪子难以接受。当一身僧袍的李叔同与雪子再相见时,他已是弘一法师。

11_21.jpg

  雪子问他:“什么叫爱?”弘一法师面色如常,说:“爱,就是慈悲。”而在后世流传下来的书信中,弘一法师写给日本妻子的是:“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

  从此,世间再没有风流才子李叔同,只有把素持斋的僧人弘一法师。

{一代高僧弘一大师}

  弘一大师出家后的形象无疑是深入人心的,但在电影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更加立体的人物。竹杖芒鞋、清简素衣,藏身于名山古刹中的弘一法师身上再没有从前的风流名士之气。

12_19.jpg

  他到温州庆福寺,拜访寂山长老,希望闭门修律,说:“弘一罪孽深重,出家又晚,非酷戒不足以灭障。更何况,律宗博大精深,惟其了解,才知进退。”

13_1.jpg

  于是,几年间,他都在庆福寺一间小小的关房里研习经典、打坐修禅。只有每日来回送饭的小和尚和窗外寒暑变化,提醒着他时光流逝。即便到后来须眉满面,他也没有出关房一步。

  数年后,弘一法师出关,对南山律的中外典籍做了梳理和考据,编写一份书稿《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寂山长老对他致力之坚、用思之密甚为赞叹。

  后来,弘一法师又去普陀山求见印光大师,并在他身边生活了7天。这样一位净土宗高僧,每日打扫房间、洗衣缝衣等事务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14_5.jpg

  弘一法师说:“目睹了老法师日常修行方式的每一细节,深深影响了我以后的修行生涯。”更令他难忘的是,每餐饭毕,印光大师会把清水倒入碗中,摇晃一下混着菜汁一并喝下。一句恳切的“要惜福啊”成为日后弘一法师遵行的准则。

  在重遇夏丏尊时,一身打满补丁的僧袍、一块破烂不堪的毛巾都令他这位旧时好友唏嘘不已。而弘一法师却全然不在意,清贫至极并不令他窘迫,反而十分怡然。

15_6.jpg

  及至赴闽南佛学院讲律,会见太虚大师,合作《三宝歌》;又至青岛湛山寺讲法,令僧俗二界信徒叹服不已,弘一法师治学勤勉、律己至严的德行更令人钦佩。

  一直到七七事变爆发,中华大地陷入炮火之中,弘一法师拖着羸弱的病体,依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他们栖身的寺庙成为收纳流亡灾民的安全站,外面炮火连天,里面却令人心安。

16_11.jpg

16_22.jpg

  躺在病榻上的弘一法师慨叹:“吾辈所食的是中华之粟,所饮的是温陵之水,身为佛子,危难之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不能为释迦如来找到一点体面……”

  他不顾众人反对,让医生将药品留给伤员,寺院的禅房都腾出来安置难民。

17_9.jpg

17_16.jpg

  “念佛不忘救国,我们佛教是讲报国恩的……”在这样的危急关头,弘一法师还坚定地站出来宣讲,鼓励僧众团结起来抗日救国。

  电影的最后,弘一法师已是弥留之际,却仿佛穿越时空,再一次回到小时候,做回那个打着陀螺玩闹的孩子。陀螺一圈圈转个不停,生命的轮回亦然。

18_2.jpg

  “想想大师一生,忠孝悲悯,对国有无限的爱,此忠也;对母亲有无边的爱,此孝也;对芸芸众生有无疆的爱,此悲悯也。此至忠至孝至悲悯之人,前无古人,今亦无人。”

  《一轮明月》于2005年上映,但每年纪念弘一大师的日子里,都会有寺院组织观看这部电影,成为佛教文艺作品中的经典之作。而弘一大师一生的传奇故事也在不断流传、演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