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赴战场救援,被日军关押从容不迫,这位高僧有一身浩然正气!佛学文化

2018-09-08    来源:禅风网    

  今天“以和为尚”栏目为大家讲述,投身抗日战场的爱国高僧明旸法师的故事。

1.JPG

  铭记历史,吾辈自强!近日,令人感慨的“九三”抗战胜利纪念日将历史拉回现在。在那个列强侵略、国弱民危的时代,不仅有铁骨铮铮的将士浴血奋战,更有无数不知名的仁人志士保家卫国。

  曾经,投入到那鲜血淋漓的战场中的也有不少佛门僧人,他们用爱国之情,慈悲之心守护家园。今天“以和为尚”栏目为大家讲述,投身抗日战场的爱国高僧明旸法师的故事。

2_看图王.jpg

  明旸法师,1916年生,俗姓陈,出身于福建福州三坊七巷书香门第之家,幼时即受教育。父亲陈南金,曾参加同盟会,民国后当执业律师。母亲蒋树英,创办福州女子刺绣学校并任校长。

  10岁时皈依三宝,11岁起作为行童沙弥追随圆瑛大师,15岁时破例受具足戒,明旸法师小小年纪便已出家为僧,足见其深具佛缘。

  明旸法师曾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宗教委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佛教协会会长,北京广济寺、上海龙华寺、宁波天童寺、福州西禅寺、莆田光孝寺方丈,上海圆明讲堂住持。

  明旸法师精研佛教,博览群书。他主编的《圆瑛大师年谱》、著述的《佛法概要》等作品是中国佛教文化的宝贵财富。2002年7月23日,明旸法师在上海龙华寺圆寂,世寿87岁。


-1-

从书香之家走入禅门圣地

  三坊七巷是福州的历史之源、文化之根,自晋代、唐代起就是文人士大夫的聚居地。生于斯长于斯的明旸法师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有几分文人气度。

  4岁启蒙,5岁上私塾,6岁进小学就读,明旸法师自小便接受着传统的教育。他的母亲蒋树英则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

4_3.jpg

  10岁那年,他随母亲到福州白塔寺,听圆瑛大师讲《仁王护国般若经》,已有所悟。当时,圆瑛大师已是德高望重的佛教高僧,而年幼的明旸法师却觉得他十分慈和亲切。

  当下,他便依圆瑛大师受三皈依,并向大师要求剃度出家。这样的因缘不可谓不奇妙,然而因为年龄太小,圆瑛大师和他母亲都极力劝阻。

5.JPG

福州雪峰寺

  明旸法师求法的意志坚定,竟不像一个十岁的孩童。次年,他参加了福州雪峰寺禅七活动,坚持四个禅七圆满,令人赞叹。

  一直笃志学习佛法的他,终于在13岁时征得母亲同意,依圆瑛大师落发出家,法名日新,号明旸。

6.JPG

年幼的明旸法师与圆瑛大师在宁波旧照

  彼时,他的母亲在来信中说:“旸儿蒙师慈度,听其出家,甚善。但受戒后,果能持戒修学,精研教典,他日成就法器,自利利他。则陈氏无子而有子矣。

  1930年2月,圆瑛大师住持宁波天童禅寺,同年天童禅寺传三坛大戒。年仅15岁的明旸法师受戒年龄不足,经寺内五位大德向得戒和尚请示后,才获准受戒。

7.JPG

  此后,明旸法师一直伴随圆瑛大师修学,深得法益。在讲经说法方面,明旸法师辩才无碍,被誉为“神童法师”;在恢复道场方面,他鼎力协助寺院修复如新。

  在圆瑛大师的教导和抚养下,明旸法师逐渐成长为一位可以弘宗演教、弘法利生的比丘。在他32岁时,得授临济宗第41世、曹洞宗第47世法脉传人。

-2-

从清净之地走上抗日战场

8.JPG

  1935年,圆明讲堂于上海兴建完工,作为圆瑛大师在上海弘法修持的道场。明旸法师随之从宁波到了上海,任圆明讲堂监院。

  2年后,“七七事变”爆发,日军大举侵华,国民危在旦夕,上海保卫战也于此时开始。尽管身在佛门,圆瑛大师却时刻不忘爱国救国。战争打响后,他立即召开中国佛教会监理事紧急会议,号召全国佛教徒参加抗日救国运动。

9.JPG

  同时,“中国佛教灾区救护团”成立,在江浙沪和汉口组织僧侣救护队。包括上海圆明讲堂在内的9个道场设立了难民收容所。

  于是,各大抗日救亡的战场上活跃着“僧侣救护队”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各地僧人们也纷纷加入到救治伤兵、支援难民的队伍中去。

10_20.jpg

  当时,明旸法师仅21岁,却表现出过人的爱国热情和勇气。圆瑛大师时常教导“国家存亡,匹夫有责”,这些思想早已深深刻在明旸法师心中。

  明旸法师自告奋勇当起僧侣救护队的队员,并兼任救护团联络员和总务主任,积极地配合着后方支援的各项工作。

11.JPG

  “八一三”淞沪会战后,明旸法师与救护队挺进前线救治伤员。这一仗一打就是三个月,在枪林弹雨中,他们不顾个人安危,全力救助伤员和难民。

  根据上海慈善团体救灾会报告书记载:上海僧侣救护队在淞沪会战中,共救治伤兵及租界难民8273人,收容难民3000多人,仅在枫林桥就抢救伤兵300多名,送到佛教医院救治。

12.JPG

  前线战场上的僧侣,如此特别的一幕幕画面也被当时的媒体记录下来了,上海报纸称他们为“英勇僧侣”,外媒则称“战神之敌”。这样的赞叹或许是因为佛门慈悲的巨大力量。

-3-

在极端酷刑中坚定信仰

  战场上充斥着血淋淋的暴力和屠戮,后方也覆盖着死亡的阴霾。在这个时候,圆瑛大师和明旸法师这些僧人能做的就是争分夺秒,拯救生命。

  战事连绵,救援的物资却十分有限。为了解决救护工作的难题,1937年底,圆瑛大师带着明旸法师毅然去往南洋宣传抗日、募集善款。

13.JPG

  师徒二人不辞辛苦在南洋诸国辗转,先后两次共历时18个月,筹措资金。他们发起了“一元钱救国运动”,收效甚好。

  明旸法师说,一元钱不算大,人人都能出得起,积少成多,聚沙成塔,既方便灵活见效快,又能扩大参与面,增加影响力。他们的实际行动也为抗日战争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14.JPG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救援工作紧张有序进行时,却有汉奸向日军告密,称他们去南洋宣传抗日,招来日军持枪逮捕了他们。

  1939年10月19日上午,庄严肃穆的圆明讲堂被呼啸而来的军车打破清净,个个荷枪实弹的日军闯进来搜查,直接带走了圆瑛大师师徒二人。

  没有人知道这一去他们会遭受什么酷刑,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能不能活着回来,更没有人知道一个僧人在面对如此生死考验时会表现出什么样的气概。

15.JPG

圆瑛大师(中)与明旸法师(左一)

  第一天,师徒二人在审讯室遭到日本人严刑拷打。次日,他们被押解到南京,分开关押在日本宪兵司令部监狱。每一天都会有人来提审他们,每一次都少不了酷刑。

  明旸法师意志坚定,即便身处牢房,依然打坐念佛,他心里坚信“地狱天堂皆为净土”“爱国无罪”!

  日军对他们的拷打毫无用处,又连哄带骗,明旸法师丝毫不为所动。他在狱中写下一首诗《囹圄入定仰高风》:

樊笼宴坐显定功,火里莲花挺古松。

履险若夷为爱国,坚贞不屈仰高风。

敢将热恼化清净,巧把地狱当佛宫。

民族英姿扬永世,光辉史册颂圆公。

  他们的坚定意志和抗战决心溢于言表,而这也引起海内外佛教界的强烈震动。师徒二人被关押后,佛教界和社会名流纷纷谴责日军的非法行径。在舆论压力下,日寇终不敢加害,在关押近一个月后,释放了他们。

  那个时候的明旸法师不过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面对酷刑,他坚贞不屈,充分展示了爱国高僧的浩然正气。

17.JPG

  明旸法师童真入道,出家70余载,可以说经历了许多世间的磨难与挑战,于佛法的修学上却从未中辍。在圆瑛大师的教导下,他深入学习、讲经弘法、培养佛教人才、开展慈善事业。

  下一期“以和为尚”栏目,我们继续了解明旸法师如何继承恩师志业,慈悲行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