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焕忠教授题序:《中国禅宗典籍丛刊》出版开创禅宗研究新局面佛学文化

2018-10-12    来源:苏州大学宗教研究所    

苏州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韩焕忠应邀为《中国禅宗典籍丛刊》题序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杨曾文

p4YBAFsRE5WAe-vnAABmSxtmfMg834_b_副本.jpg

《中国禅宗典籍丛刊》(精装十册)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杨曾文主编的《中国禅宗典籍丛刊》于今年5月出版。苏州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韩焕忠应邀为《中国禅宗典籍丛刊》题序:

  作为中国佛教的主体,禅宗虽然以“教外别传,不立文字”自我标榜,但在一千多年的历史演变之中,却积累了比任何宗派都要多得多的文字资料,并在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都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但是,直至目前为止,中国学术界有关禅宗的研究成果,似乎只有杨曾文先生的《唐五代禅宗史》和《宋元禅宗史》,杜继文与魏道儒两先生合著的《中国禅宗通史》以及徐文明先生的《中土前期禅学史》等为数不多的几部著作,这与禅宗在中国佛教、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极不相称,也与无比丰富的禅宗文献资料遗存极不相称,更与当下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发展必须建立正知正见的社会需求极不相称。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国禅宗典籍至今没有得到很好的整理、点校、出版和研究则无疑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最近,中州古籍出版社本着传承文化和净化人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推出了出版“中国禅宗典籍丛刊(精装10册)”(下文中简称“丛刊”)的设想,计划组织国相关的专家学者,对中国禅宗典籍进行精心的甄选、整理、点校,其第一批成果共十册禅宗典籍现在已经出版,获得了学术界、佛教界乃至文化界一致的好评。基于如下的几点理由,我认为,这套丛刊的出版和持续进展,必将开创中国禅宗研究的新局面。

  其一,丛刊所邀请的点校专家基本上都是目前学术活动非常活跃的著名学者。领衔丛刊主编的杨曾文先生堪称中国佛教学术领域里的泰山北斗,于佛学无不精湛,尤以禅学研究最为擅长,他不仅著作等身,而且思维严谨,思想深刻,眼光敏锐,作为海内外著名的老一代学者,在学术界具有非常巨大的号召力。另一位领衔丛刊主编的黄夏年先生不仅是一位学术兴趣极其广泛的佛学研究家,而且还是《民国佛教期刊集成》及《补编》的主编,曾经长期担任中国宗教学术研究的权威期刊《世界宗教研究》的主编,并且组织过数百场的佛教学术研讨会。由杨先生和黄先生二人领衔主编,就等于为丛刊的成功进行提供了精神主导和组织保证。第一批成果的点校专家,除杨曾文先生亲自编校《临济录》之外,其他如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吕有祥先生曾经亲炙于任继愈、萧箑夫等前辈学家,做过《古尊宿语录》《禅林僧宝传》等典籍的点校以及《出三藏记集》《佛说本生经》的释译,在校注佛教经典特别是禅宗典籍方面有着丰富的成功经验和深湛的学术造诣。邢东风、董群两位先生则是石峻先生的博士生。邢先生著有《禅悟之路——南宗禅宗研究》《神会语录》等著作,2000年后长期担任日本爱媛大学文学部教授,长期从事禅宗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并深受注重资料收集和考证的日本学风的影响。东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董群先生著有《从容录释译》《祖师禅》《禅宗伦理》《融合的佛教——圭峰宗密的佛学思想研究》。中国计量大学教授、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邱高兴先生曾经师从方立天先生攻读博士学位,著有《李通玄佛学思想述评》等专著。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子开先生著有《傅大士研究》《赵州丛谂研究文献辑注》等专著。其他专家也都是师出名门,学有所长,限于篇幅,不再一一介绍。由这一批目前正活跃在佛学研究领域的学者组成的点校专家队伍,可以保证丛刊及时吸收学术界有关禅宗典籍和禅宗史研究的最新成果,为丛刊的成功奠定坚实的学术基础。

  其二,丛刊所选择的典籍都是在禅宗发展史上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已经出版的第一批成果,都是中国禅宗的非常重要的经典。如《马祖语录》《临济录》《赵州录》《禅源诸诠集都序》等四部典籍,是研究和理解马祖道一、临济义玄、赵州丛谂、圭峰宗密等诸大禅师的基本资料。中国禅宗虽然远溯灵山法会拈花微笑,近托菩提达摩传衣付法,但其实际创立,一般多认为启自六祖慧能大师。六祖门下的南岳怀让、青原行思、荷泽神会等三大弟子对后来禅宗的传承影响最为深远。南岳传马祖道一,以洪州宗名闻天下。马祖门下有百丈怀海、南泉普愿等高僧。南泉传丛谂,虽年至八十犹行脚不辍,有赵州古佛之称,四海宗仰。百丈门下经黄檗希运再传至义玄,创立临济宗,成为中国禅宗最主要的宗派。荷泽四传而得圭峰宗密,主张禅教融通。可以说,马祖、赵州、临济、圭峰等诸禅德都是中国禅宗发展史上的关键人物,而《马祖语录》《赵州录》《临济录》《禅源诸诠集都序》就是了解他们思想以及中晚唐时期禅宗发展演变的最主要的资料。经过晚唐武宗与后周世宗的灭佛毁释以及唐末五代的战乱,入宋之后,天台、华严等教门各宗日趋式微,三论、唯识、密宗则失其统绪,而禅宗则一枝独秀,成为中国佛教的主流,并逐渐形成了临济宗一家独盛的局面,大慧宗杲也成为有宋一代最重要的大禅师,他倡导的看话禅影响深远,时至今日,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参禅悟道之法,大慧的著作《大慧书》及《正法眼藏》,其重要意义也就由此而可见一斑。中国禅宗很早就非常重视对本宗历史的反思和审视,但由于宗派立场不同,禅法思想有差异,时代观念不相同等方面的原因,后代的叙述大有重视当代禅学思想的建构和论证而渐失其历史真实的倾向,而《祖堂集》《禅林僧宝传》这两部著作则由于其形成年代较早、后人篡改较少等方面的原因,可以为今天的禅宗思想史的研究提供很好的参照。中国禅宗自马祖创建丛林、百丈创立清规以来,逐渐形成了适应中土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状况的生活和修行规范,《禅苑清规》与《敕修百丈清规》就是这种规范的代表性著作,可以帮助人们了解禅宗丛林的生活和修行状况。在笔者看来,丛刊之所以能够选择出如此重要的禅宗典籍进行整理和点校,这首先应得益于杨曾文先生、黄夏年先生两位主编都是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研究的专家和权威,是他们多年研究心得在典籍整理上的体现。

  其三,丛刊实际上也是学术界有关中国禅宗典籍研究的集大成著作。作为德高望重的资深学者,丛刊主编不仅具有选定最具代表性禅宗典籍的学术眼光,还具有组织起最为得力的点校队伍的能力。而所有参与其事的学者,对于自己负责点校的典籍,又确实是长期关注并进行过精深研究的,他们自己的相关研究已处于学术界的领先地位,同时对学术界的相关成果也比较熟悉,这就保证了丛刊必然具有中国禅宗典籍研究学术前沿的意味。如邢东风先生负责辑校的《马祖语录》,就是从《祖堂集》《宗镜录》《景德传灯录》《江西马祖道一禅师语录》《天圣广灯录》《五家正宗赞》《古尊宿语录》中所载马祖的语录辑录出来作为该书的主体部分,并将圭峰宗密等人著作以及各种碑铭中的有关论述摘录出来作为“补遗”部分,同时附录了柳田圣山的《马祖禅的诸问题》、王荣国的《马祖道一传法活动考论》以及他自己撰写的多篇研究马祖的论文,这些都是中日学术界有关马祖道一研究的最新也是最重要的成果。由于他曾不辞辛苦地实地参访过马祖道一传法的几乎所有的道场,因此在这部著作中还附有不少的图片资料,可以帮助人们直观地了解马祖道场当下的基本状况。丛刊已经出版的其他几册典籍也是如此,都或多或少地附有作者有关这部典籍研究的相关成果。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读者在阅读这部禅宗典籍的同时,可以直接进入学术研究状态,领略到学术界对这部禅宗典籍的当下思考。

  中国禅宗的典籍是非常丰富的,因此丛刊第一批点校成果的出版只是开了一个好头。我们期待着丛刊主编和中州古籍出版社继续组织相关专家,整理、点校、出版更多的禅宗典籍以嘉惠学界和教界。


4.jpg

  作者简介:韩焕忠,苏州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致力于中国佛教天台宗、华严宗及儒道佛三教关系的研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