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雅日子 静室炉香 禅意生活

2017-12-12    来源:禅风网选录    

时值末法,人心粗劣,环境污秽。真的能够静下心来焚一炉香,饮一瓯茶,则善莫大焉。正如俗谚所谓的:“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我们的生活真的富裕了,文化真的归

640.webp (2).jpg


  小阁藏春,闲窗销昼,画堂无限深幽。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手种江梅更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恰似、从来,如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玉减,须信道、扫迹难留。难言处,良窗淡月,疏影尚风流。

  ——李清照《满庭芳》


640.webp (1).jpg


  静室一炉香,虚窗一杯茶,再加上聆听一曲古琴。一炷香燃而不浊,清香无垢,似乎已经能呼吸到山野的清香了。《梦梁录》云:“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适累家。”

  品香,有一种凝神清雅的方式,唤曰“打香篆”。篆,是取了篆文的意。自唐代起,人们将香材研磨成粉,填充在各种以篆文为花样的香篆里。香粉一点点填、一点点轻压紧实,在宋人的笔记里,称此为“印香”。印香是一个细巧的过程,印得太过紧实,燃香时会因空气不足而灭,印得过于疏松,亦会因缺乏后继而灭。必要定息凝神、心无旁骛,才能印出一款疏密适宜的香篆。


0.webp.jpg


  古时的香篆,曾经用作计时。印成篆文形状的香粉一气呵成地燃,从头至尾恰是算计好了的时辰。《宣州石刻》中记载,曾有人制出百刻香印,一副香篆分为一百个刻度,循序燃尽便是一个昼夜。叫做“百刻香印、以准昏晓。”

  香篆大美。在炉中铺上底灰,轻压平整、不疏不密。香篆置于其上,从香罐中舀出香粉一点点填印。心需静、气需沈,稳稳的心方能把握住稳稳的手,才能维护填印的过程中,香篆纹丝不动。填入的香粉要细细抹平压实,工具是一柄形如禅杖的香铲,成败则关乎沈静的心。提起香篆的那一刻,所有的心愫都放下了,眼前印香一炉,或祥云、或禅莲,萤火一点如豆,忽明忽隐地、迎合品香者潜藏的心绪起落。篆香或字或图,皆回环连绵、贯通始终,讲求百转千回、持心惟一,幽香弥散而尽,残灰却仍是筋骨犹在。


640.webp.jpg


  香,终归是一件极清妙的事。它来的时候无形无影,散的时候不着痕迹,这一份“无”,打动天下多少人为之歌颂。古画中常常见香,词阕中更是萦耳不绝。李清照曰“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纳兰有词曰“篆香消,犹未睡,早鸦啼”......一炉篆香,有如一道时光的缝隙,叫人暂且恍梦离俗,翩然妖娆。室香怡人、愁思裊裊,也几近成为古时文人生活的一种意象,超越了现世、超脱光阴。

  今日之盘香,便是由香篆简化而来。简是简了,但身心忘物的沈静,却是寻不见了。


 640.webp (3).jpg


  曾有香道四句偈曰:“鼻观妙悟,心静神闲。炉烟匪是,香光庄严。”焚香虽然只是鼻观之事,然而通神明,和五脏,最能静人心神。最好的香气乃是我们每个人的修养品德,也就是《尚书》里说的“明德唯馨”。香,就是我们的福德;光,就是我们的智慧。只有身心清静了,才能够真正领悟到这一炉妙香,而非仅仅辨炉器、别香材。

  时值末法,人心粗劣,环境污秽。真的能够静下心来焚一炉香,饮一瓯茶,则善莫大焉。正如俗谚所谓的:“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我们的生活真的富裕了,文化真的归复了,身心自然就会清净,可以修习这四般雅事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