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燕居 一种自然而风雅的精神享受禅意生活

2018-03-30    来源:禅风网选录    

焚香燕居,不仅是一种自然而风雅的精神享受,更是一种结合了财富和学养的生活习惯。香道是中国古典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

640CAWA4DUU.jpg

  对于中国古代文人而言,焚香燕居,不仅是一种自然而风雅的精神享受,更是一种结合了财富和学养的生活习惯。香道是中国古典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如今,对沉香这一稀有资源以及千百年来围绕其积淀而成的沉香文化的重新认知和发展,既是对濒临消亡的珍贵物种的及时保护,更是对优秀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复兴。

  640CAPKNEVL.jpg

  一种已经在中国没落了几百年的仪式,叫香席。香席既不是与改善气味有关的熏香行为,亦不是与宗教活动有关的焚香。事实上,香席是一种通过“香”作媒介,来进行的文化活动,所以也不是单纯嗅觉上品评香味的品香。台湾已故香学泰斗刘良佑说,香席是“经过用香工夫之学习、涵养与修持后,而升华为心灵飨宴的一种美感生活”。香席所用的香,以沉香为主。沉香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使用史,如果说,千年来有一份氤氲一直停留在国人心尖,那便是沉香。通常,沉香被用作品香、雕件、文房用品。东汉时期,便有了沉香的相关文献记载;魏晋时期,熏衣流行,焚香已被视为雅事;隋唐时期,沉香从域外输入,唐代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记述“法华诸香”时,就有“沉水香”及“多伽罗香”的记载。

640CA316C3P.jpg

  沉香,并不是一种会香的木头,而是在特殊情况下,香树上结出的香,沁合了油脂成分和木质成分的固态凝结物。一份沉香的诞生,往往凝聚了天时地利,可谓珍贵。同时沉香之香,浓郁高雅、香甜清妙、变化细腻、持久绵长,可谓香中极品。

  沉香不仅自古受到皇家贵族的推崇喜爱,也是手工艺人用于雕刻的材质。沉香雕刻由于材质的特殊性,工艺难度相比竹木牙角雕更为复杂。郑尧锦大师近年来创作的沉香雕刻艺术精品便是本次香博会的亮点之一,如棋楠香雕罗汉山子,材择珍贵的越南白棋楠雕刻而成,呈奶油黄浅色调,味道清凉、甜美。禅定的罗汉身形清瘦,身后的枯树更强化了禅境的孤寂。

640CA4XISL6.jpg

  北宋时期,苏东坡被贬海南,曾写下不少诗句,“壁立孤峰倚砚长,共疑沉水得顽苍。”便是其一。而诗人陆游在《夏日杂题》中,曾以“午梦初回理旧琴,竹炉重炷海南沉。茅檐三日萧萧雨,又展芭蕉数尺阴。”直接点出海南沉香之名,足可见海南沉香在当年文人雅士生活中的地位。

  这不仅是因为沉香曾被李时珍感叹为“冠绝天下”,也是因为在中国古典文化中,焚香品香是文人雅士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与斗茶、插花、赏画一样,不仅是中国式生活的体验,也是因物证心,体悟自性的重要方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