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轻烟拒浮尘 宋人焚香六场景禅意生活

2018-05-04    来源:禅风网选录    

想过一种风雅的审美生活吗?不妨像宋人这样给你的客厅、书房、闺房、庭院放一炉清香。

  焚香,与点茶、插花、挂画,同是宋代文人的四大雅事。宋人怎么焚香呢?文字说来终觉浅,还是看宋画吧。

640CAEMJUD6.jpg

  (刘松年《山馆读书图》局部)

  在南宋刘松年(传)的《山馆读书图》上,我们可以看到,读书人的案头放置着小巧的香炉,那是因为宋人读书时有焚香的习惯。许多宋诗也描绘了这样的文人习惯,如陈必复的《山中冬至》:“读易烧香自闭门,懒于世故苦纷纷。”戴复古的《赣州上清道院呈姚雪蓬》:“短墙不碍远山青,无事烧香读道经。”陈宓的《和喻景山》:“而今已办还山计,对卷烧香爱日长。”

640CA3BMRDD.jpg

(赵佶《听琴图》局部)

640CAPKX10K.jpg

  (刘松年《听琴图》)

  今天我们能够看到两幅宋人的《听琴图》,一幅传为宋徽宗赵佶所绘,现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另一幅传为刘松年所绘,现为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两幅《听琴图》都画出了一张香几,香几上放着一只香炉,显示宋人在欣赏音乐时,也会焚香渲染气氛,正所谓“约客有时同把酒,横琴无事自烧香”。

640CAMXEI3N.jpg

(宋徽宗《文会图》局部)

640CA6D8EZV.jpg

 (李公麟《西园雅集图卷》手卷)

  而宋徽宗的另一幅作品《文会图》,画的是文人雅集、宴会的图景,图中绘有一块大石桌,上面放了一只黑漆古琴,以及一个青铜香炉。传为李公麟的《西园雅集图卷》,描绘了苏轼、苏辙、黄庭坚、秦观等名士的一次雅集,图卷中苏轼正在作画,画案上也放了一个精致的白瓷香炉,“炉烟方袅,草木自馨,人间清旷之乐,不过于此”。烧香是宋朝文人宴客雅集时必不可少的点缀,宋人说:“今日燕集,往往焚香以娱客。”这叫做“燕集焚香”。

640CAJO8M0X.jpg

  (刘松年《撵茶图》)

  “煮茗烧香了岁时,静中光景笑中嬉”。点茶与焚香同为宋朝士大夫的雅道,烹茶之时怎能没有焚香?我们在刘松年的《撵茶图》可以看到,仆人在烹茶,全套茶具已经搬出来,主人则与宾客坐在书案边题字作画,书案上一只古香古色的青铜香炉正飘着缕缕轻烟。这情景,恰如陆游《初寒在告有感》诗所形容:“扫地烧香兴未阑,一年佳处是初寒。银毫地绿茶膏嫩,玉斗丝红墨渖宽。俗事不教来眼境,闲愁那许上眉端。数檽留得西窗日,更取丹经展卷看。”

640CAJFDL0D.jpg

(马远《竹涧焚香图》)

  宋人闲居时也有烧香的习惯,这叫“燕居焚香”。许多宋诗都写到燕居焚香的生活趣味,如杨万里的《二月十三日谒西庙早起》:“起来洗面更焚香,粥罢东窗未肯光。”苏轼的《三月二十九日》诗:“酒醒梦回春尽日,闭门隐几坐烧香。”陆游的《初夏》:“床有蒲团坐负墙,室无童子自烧香。”南宋马远有一幅《竹涧焚香图》,画的正是文人雅士闲居独处时的焚香。

640CAVFDIHI.jpg

(宋佚名《调鹦图》)

  在宋朝女性的闺房中,香炉也是必不可少的日常用具。李清照的几首小词都写了女性生活中的焚香:“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瑞脑,即香料;金兽,即香炉。从宋人佚名《调鹦图》,可以看到宋人闺房里的桌几上陈设着香炉。

  想过一种风雅的审美生活吗?不妨像宋人这样给你的客厅、书房、闺房、庭院放一炉清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