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丨以茶会友是标配,他的沙龙攻占了半个文坛禅意生活

2018-10-08    来源:是茶文化    

  1936年2月15日,上海《六艺》杂志创刊,插画中便放了一幅署名“鲁少飞”的《文坛茶话图》。这幅画信息量之大令人目瞪口呆,套用现在新闻通稿最爱用的“半个娱乐圈”说法,这幅画画出了民国大半个文坛。

1.JPG

  “别人喝茶,喝出和气,现世安好,岁月温柔;鲁迅喝茶,喝出怒气,享清福也成了讽刺。他常年杯不离手,茶不离口,还娶了位擅长功夫茶的美女;他幼年抄茶经,青年泡茶馆,晚年却在上海大量买茶、施茶。”

2.JPG

  他,曾弃医从文,化笔杆为枪杆,用血淋淋的文字惊醒无数沉睡的人。

  他,也曾为茶执笔,在那个才子高产的年代,写出时代的最强音。

  他,就是鲁迅。那个写下“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铁骨志向的鲁迅。


鲁迅

(1881—1936)

  原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豫才,浙江绍兴会稽县人,中国现代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他以笔代戈,奋笔疾书,战斗一生,被誉为“民族魂”。


-1-

以茶会友是标配

他的沙龙攻占了半个文坛

  如果说欧洲成群结队的天才,在咖啡馆。那么20世纪初期的中国茶馆或有茶的客厅,同样是一个天才结伴而来的地方。

  其中,鲁迅便是以茶会友,像和很多名人文豪的友谊,也都基本在茶香中结缘的。

3.JPG

  1936年2月15日,上海《六艺》杂志创刊,插画中便放了一幅署名“鲁少飞”的《文坛茶话图》。这幅画信息量之大令人目瞪口呆,套用现在新闻通稿最爱用的“半个娱乐圈”说法,这幅画画出了民国大半个文坛。

4.JPG

  别看这幅画中坐主位的虽然是邵洵美,但却实实在在是鲁迅“朋友圈”的真实写照。这里面,有他的朋友、兄弟、同事、学生、论敌等,题名“茶话图”恰当其分,准确地传达了那个时代人们的交往方式和旨趣所在。

5.JPG

6.JPG

  在上海期间,鲁迅“见客人来了总是倒杯茶给你,有点心就摆出来,用不用却听便”。他的茶友有宋庆龄、瞿秋白、冯雪峰、潘汉年、胡风、萧红、萧军、丁玲、柔石、茅盾、巴金、曹聚仁、台静农,外国人中,与他交好的也有日本人内山完造和美国人史沫特莱。

7.JPG

  除了以茶会友,在生活中,鲁迅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饮茶爱好者。在北京时,他是茶楼啜茗的座上客,他在日记中经常提到,他喜欢去青云阁,在喝茶时伴吃点心,且饮且食;在广州时,他和朋友常去陶陶居、陆园、北园等茶居喝茶,还说“广州的茶清香可口,一杯在手,可以和朋友作半日谈”。

-2-

鲁迅笔下的茶

是一种茶外之茶

  鲁迅先生曾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鲁迅对喝茶与人生有着独特的理解,并且善于借喝茶来剖析社会和人生中的弊病。

8.JPG

  鲁迅有一篇名《喝茶》的文章,其中说道:“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不过要享这‘清福’,首先就须有工夫,其次是练习出来的特别感觉”。

  “喝好茶,是要用盖碗的,于是用盖碗,泡了之后,色清百味甘,微香而小苦,确是好茶叶。但这是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的”。

  后来,鲁迅把这种品茶的“工夫”和“特别感觉”喻为一种文人墨客的娇气和精神的脆弱,而加以辛辣的嘲讽。

  他在文章中这样说:“由这一极琐屑的经验,我想,假使是一个使用筋力的工人,在喉干欲裂的时候,那么给他龙井芽茶、珠兰窨片,恐怕他喝起来也未必觉得和热水有什么区别罢。所谓‘秋思’,其实也是这样的,骚人墨客,会觉得什么‘悲哉秋之为气也’,一方面也就是一种‘清福’,但在老农,却只知道每年的此际,就是要割稻而已”。

9.JPG

  鲁迅的《喝茶》,犹如一把解剖刀,剖析着那些无病呻吟的文人们。题为《喝茶》,而其茶却别有一番滋味。鲁迅心目中的茶,是一种追求真实自然的“粗茶淡饭”,而决不是斤斤于百般细腻的所谓“工夫”。这种“味”恰恰是茶饮在最高层次的体验:自然和质朴。

10.JPG

  这一下,看出区别来了,鲁迅写的喝茶,是在写当下的两种人,一种是纸上谈兵的书生雅客,一种是辛勤劳动的布衣百姓。他在讽刺文人墨客的无病呻吟,讽刺达官贵人繁琐无用的精神追求。在时局动荡的环境下,谁能活下去才是王道!

-3-

积攒半生的茶膏

天价震撼茶界与收藏界

  在2004年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块属于鲁迅先生遗物的茶膏,出现在公众面前,立刻震撼了茶界与收藏界。

11.JPG

▲鲁迅先生收藏的39块茶膏

  鲁迅先生收藏的这款茶膏是清宫贡品,共有39 块茶膏,其中 24 块是完整的,每块重约3g。

  这批茶膏原本准备整体拍卖,底价定为30万元。国家博物馆听到了这个消息,赶在拍卖之前表示想收藏,最后,鲁迅的后人决定只拍卖其中一块茶膏,3克茶膏以12000元成交,在茶价中,已经算是天价了。

12.JPG

  鲁迅后人周海婴回忆说,从他初通人事时就知道家里有茶膏,每逢过年过节吃完大餐后,只要感到肠胃不舒服,母亲许广平就拿出一小块茶膏,泡给他喝,喝了没多久,不舒服的感觉就消失了。

  他还证实,鲁迅夫妇平时也舍不得喝这些茶膏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