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寺院要如何管理?来听听这位新晋住持怎么说 | 禅风专访_禅风网


佛门寺院要如何管理?来听听这位新晋住持怎么说 | 禅风专访禅风专访

2018-07-25    来源:禅风网    

编者按:道安大师古北岳恒山弘法纪念论坛于7月8日在河北保定举行。本次活动由保定市佛教协会主办,保定市大佛光寺承办,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保定市十方书画院协办。禅风网受邀

    编者按:道安大师古北岳恒山弘法纪念论坛于7月8日在河北保定举行。本次活动由保定市佛教协会主办,保定市大佛光寺承办,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保定市十方书画院协办。禅风网受邀进行现场报道,并采访了保定大佛光寺住持普能法师,以下为专访实录。



    记者:您刚刚升任大佛光寺住持,现在心情怎么样?

    普能法师: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来了这么多人,特别是圣辉大和尚能够法驾光临参加这个就职仪式,还有各级领导、那么多同参道友,我内心是非常喜悦的。那在喜悦过后,接着来的就是压力了,而且这种压力是慢慢越来越大的。因为,那么大的寺院要管理,而我这么年轻,从中国佛学院毕业不久,对各个方面接待管理其实经验是不足的。所以,将来怎么样去面对这么多的事情,去面对可能会遇到的种种困难,其实我内心是没有底的。但是,既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接下来了,那就勇往直前吧!

    记者:您与真广法师和大佛光寺之间是怎样的因缘?

    普能法师:我跟开山大和尚真广法师是2008年认识的。2007年,我到中国佛学院去读书,第二年时,真广法师邀请我到他的一个寺院为夏令营的学生讲禅修。真广法师是一位很爱才的长者。当时,我们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很年轻的、学识也很一般的学生。但是,他竟然亲自到大慈阁的山门去接我们。每次我从大慈阁离开、从他的办公室离开的时候,他不是送到办公室而已,他也是一直送到山门口。因为我从小就出家了,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长者对一个后学如此的厚爱。所以,我是深深的被感动了。因此,2008年之后,我在北京和保定之间无数次往返。

    那么,我在2010年10月,接了真广法师临济宗的法脉传承。2016年的时候,我毕业了,真广法师就一直邀请我来出任大佛光寺的住持一职。但是,一是因为刚读完那么多年书,我想稍微放松一下;二是漳州我出家寺院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所以,我回到了漳州。前段时间,我们开山大和尚又再次跟我说起这件事情。他认为,年轻的僧人读完佛学院出来,还是需要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中去做事,去接待信徒、锻炼演讲等,这样子才能够慢慢拉近跟信徒的距离,才能了解信徒需要什么东西,才能知道以前学的东西有哪些是他需要的。这种彼此的沟通是非常重要,不然就是风马牛不相及。所以,我在听了开山大和尚的劝说之后,感觉非常有理,我就欣然答应了。

    记者:您对接任大佛光寺住持以后的各项工作有什么样的规划?

    普能法师:首先,在开山大和尚的带动和大家的努力下,大佛光寺第一期的硬件设施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同时,因为开山大和尚已经在保定实践人间佛教的事业大概有20多年了,那么也相应地依照人间佛教的理念开办了慈善事业、文化事业、佛教内部的事业等等,开创了许多能够跟社会、现代接轨的佛教事业,这也得到各界的好评。特别是在本土化、中国化这个部分,真广法师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也为保定带来了一股清流。

    那么,在我接任之后,我们还是会继续去总结、传承这样的一些理念,更多地做社会福利、社会服务的一些事业,这个部分就是菩萨的事业。

    那么,除了这个部分之外,还有什么呢?还有我们自身的修养。之所以称为佛教,是因为我们是“内明”,这就是说我们对佛法首先要很精通,我们有在实践。那透过实践佛法、学习佛法的僧人或居士去推广佛教的事业,它才会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有佛教的味道。 所以,我们的开山大和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眼光有很多是非常超前的。

    我到大佛光寺来担任住持,原先我们就是一个僧团组织,之前已经有当家法师。我来了以后就只管教务,这其实也是回归到了以前的佛教。唐朝的佛教方丈和尚最主要工作的就是引领僧团好好的用功修行。那么,至于迎来送往、跟信徒的交流,更多是由知客、当家去处理。

    我们开山大和尚也很慈悲,他答应了我这样的要求。因为,我们如果过分接待,或把更多的精力花费在管理上的话,我们就很可能失去自己“内明”的这一部分。所以,我还是继续读书、写小文章,然后继续领众坐禅,跟大家讲解佛法。

    当然,作为住持也不是说一直做甩手掌柜,我们也是要做好全面的统筹,只是一些具体的事务,我们会因为精力或分工的不同,有所偏重。

    将来寺院的发展的方向方面,首先,比较具体的就是让我们的僧众养成背诵的习惯,在背诵经典、祖师语录中浸润自己的身心,让自己的身心能够跟佛法相应,让自己的行为能够有一种高山仰止,不然我们很茫然。

    其次,我们要讲经。前期是由我来讲,慢慢等有了一定的程度之后,我们会请外面的教界或学界的优秀的法师和老师来讲,让僧人们能够广学、多闻、多思。

    第三个部分,我们还是要以修为主,真正僧人能够感动世人的其实还是我们内在的修养,佛学上的修养。所以,我之后会组织,每天晚上带头在大佛光寺坐禅。我感觉这个是刚需。所以,希望在我接任之后,大佛光寺不管在道风还是学风方面,能有一个质的提升。

    记者:您对现在年轻法师用互联网弘法怎么看?

    普能法师:首先,利用互联网的这种形式、这种途径来弘法,我感觉它是势所必然。因为,在在时间上、空间上它都占有非常大的优势。

    首先说空间上,它覆盖面广。以前我们传统的在寺院里讲经,它的受众是有限的。再大的殿堂仍然是有限的。另外,千山阻隔,如果有很知名的法师,我们想去亲近,但是由于种种俗物缠身或者山遥水远的,没办法去亲近,这都是一种学法的障碍。 但是,有了互联网的覆盖,其实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它的覆盖面可以非常广,不用担心能不能容纳许多人。只要你有心都可以听得到。

    另外,时间上也是如此。以前就是在某个时间点,过了这个时间点,你就根本就没办法再次去聆听。但是,现在就会解决这样的问题。可能这个时间段你要工作,要处理事情,也没关系,你可以回放,而且可以反复去听。

    我们其实已经用这种新媒体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在读书的时候,每天在空间里写文章,有很多人就会评论。看到点击量,其实我内心也得到一种鼓励,也是一种成就感。

    当然,这对于展现佛教最深刻的内涵,可能还达不到,但是作为弘法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同时,这也是历练自己,能够有人去看,就会鼓励自己继续写下去。所以,我从2007年一直写到现在,这也要归功于新媒体的力量。

    另外,这种方式也拉近了我们跟信徒的距离。以前我们说禅宗里边有小参,就是说主七和尚在参禅的时候,去单独叩问和尚一些自己修行过程中出现的疑惑。这个时候,如果你跟和尚的距离很远,你便没办法完成。但是,现在无论你是在北京,或者是在保定等等,我们都可以用语音、视频进行小参、进行沟通。

    另外,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把我们平常做的事情、看的书、学的东西分享出去,让佛教的信众更好地去了解自己的师父。有时候,就是这种因缘可以触发他们内心的某种启示,这可以说更好地拉近彼此之间的一个距离。所以,新媒体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相关阅读:

为何道安大师被誉为“佛教中国化第一人”?今天到古北岳恒山来探究

为什么这座道场被誉为“华北平原上的白莲花” | 禅风专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