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安大师研究新视角:译经关键问题的提出早西方几百年 | 禅风专访_禅风网


道安大师研究新视角:译经关键问题的提出早西方几百年 | 禅风专访禅风专访

2018-07-26    来源:禅风网    

编者按:道安大师古北岳恒山弘法纪念论坛于7月8日在河北保定举行。本次活动由保定市佛教协会主办,保定市大佛光寺承办,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保定市十方书画院协办。禅风网受邀

    编者按:道安大师古北岳恒山弘法纪念论坛于7月8日在河北保定举行。本次活动由保定市佛教协会主办,保定市大佛光寺承办,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保定市十方书画院协办。禅风网受邀进行现场报道,并采访了北京大学哲学系张志刚教授,以下为专访实录。



    记者:您在研究中比较关注道安大师哪些方面?

    张教授:我最近这几年特别关注宗教中国化的研究,那么佛教中国化在国际学术界一般被看作是宗教中国化的一个典型或者一个范例、一个样板。道安大师一般被公认为佛教本土化、中国化的先驱,或者说是早期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

    关于道安大师的生平和思想,中国学术界已经做了大量研究。如果去翻阅最全的《中国佛教史》和《世界佛教史》,里面都有比较全面的研究。但是,我们今天去重新研究道安大师怎样带着一种新的学术视野,宗教中国化的视野来重新理解道安、认识道安,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我个人认为宗教中国化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政治口号,而是一个很重要的学术的向度。这个学术的新角度可以使我们重读中国宗教史,并续写中国宗教史。

    大家知道中国现有的五大宗教,除了道教之外,其他四大宗教最初都是外来的。那么,佛教作为宗教中国化的典范,如果我们回到它最初的开拓者、先驱者道安大师那去研究,毫无疑问可以使我们重新理解佛教中国化的历史,并思考怎么续写佛教中国化的历史。

    这一点,从这种角度考虑,我觉得我们在以往国内道安大师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应该注入很多新的视角,注入一些新的视角,比如说比较研究的视角。因为啊啊宗教比较研究可以说是国际学术界专业化学术性的宗教研究的一个啊啊一个啊一个基本基本的要求。就是正如俗话说有比较才有鉴别,所以,通过这个外来宗教中国化的比较研究,我想我们可以重新啊发掘这个道安大师弘法精神的精髓所在。

    我自己最近这段时间通过重读道安,最感兴趣的是道安大师倾注他毕生心血,致力于佛教经典的中国化。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特别关注。可是这一点在以往的研究中,我觉得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其中有一个理由是因为,很多学者认为佛经的翻译主要是一个文字翻译的问题,而道安大师他自己并不懂梵文。所以,认为他在译经方面是有贡献的,但主要的贡献在于组织佛经翻译、系统整理佛经的目录等等。

    可是我做比较研究,比如,国际学术界非常重视的,欧洲宗教改革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通过《圣经》的翻译,把拉丁文翻译成德语版的《圣经》,强调用人民的语言、大众的语言、普通人所懂的语言来重新翻译《圣经》。所以,他所翻译的德文版《圣经》,在西方被誉为第一本大众《圣经》,不仅影响了欧洲学术的发展,而且影响了现在德语的发展。

    再比如,德国著名的《圣经》研究专家布尔特曼,他被称为“新约研究之父”。他提出了著名的解除神话理论,其中主要的一个观点就是当代宗教经典解释学所面临的最关键问题,就是怎么把古老经典的现代意义传递给现在的读者。

    从这样一些比较研究的例证来看,我觉得道安大师在译经方面的思想,尤其是大家以前常常提到的“五失本,三不易”的理论,的确可以说是一项了不起的贡献。因为,和西方学者相比,早在几百年前,道安大师就提出了他的佛经翻译的思想和解经的理论,尤其是“三不易”的学说,就提出了现在国际学学术界所关注的宗教经典解释学的关键问题。

    我觉得以前研究不够,我们没有从比较的观点去看道安大师在当年所采用的那种传佛教的语言表达方式,或者我们叫做佛教哲学语言观。所以,大家在以前的研究当中,往往直接从字面意义上去理解“三不易”,说成是道安大师指出了翻译佛经过程中的三种不容易处理情况或者三种困难。

    其实,从现在宗教语言比较的观念来看,中国佛教和中国道教的表达方式是具有共性的。它们在传统上往往采取一种“说反话”的方式,或者用学术语言说它所用的是一种负面的、“否定式的肯定”的语言表达方式。

    比如,我们现在来读佛教的一些重要的思想,它往往强调的是“不”“空”“无”。这个相比于西方哲学和宗教的表达方式,我们可以把它叫做一种“负”的方法。而西方的表达方式,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正”的表现方法,他们主要倾向于说直接去说是什么。这一点在西方的哲学和宗教文献中表现得非常明显的。

    可是,对于现在的读者来说,我们应该承认道安大师所传承的那种佛教特别是般若说的那种反面的、否定式的表达方式距离我们已经很远了。那么,我们今天怎么用比较的观点,抓住国际学术界,比如说世界宗教经典比较研究的观点,来重新从正面意义上来理解道安大师译经和解经方法的重要意义,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吸引人的。

    我自己认为如果我们深入研讨,这个课题可以使我们抓住道安大师最重要的贡献。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大家知道对世界各大宗教信仰来说,经典都可以说是信仰的根据。而我们怎么随着不同时代和不同的人的变化,去努力致力于解读经典、发掘经典所包含的一种永恒的启示或者意义,这一点我想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说经典是最重要的,我想抓住这一点还有利于我们去系统的梳理、认识道安大师一生的弘法贡献。比如,在以前的研究中,大家提到他在僧团的组织方面、戒律的制定方面、对般若学的研究方面等,都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但是,我想如果我们抓住重点,抓住道安大师这个译经和解经思想的重点,毫无疑问可以使我们提纲挈领,让我们去理解一个真实的道安。只有对于经典有这样认识的人,才能真正推动当时在经典、教义等各方面还没有达成共识的中国佛教界能够凝聚起来。扎根于经典,从基础做起,也只有这样的一个人才能够在僧团的建设、戒律思想、教育研究中都做出杰出的贡献,从而成为佛教中国化历程中一座最早的里程碑。

相关阅读:

为何道安大师被誉为“佛教中国化第一人”?今天到古北岳恒山来探究

为什么这座道场被誉为“华北平原上的白莲花” | 禅风专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