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诗赏析】逢人不说人间事 便是人间无事人天下宗风

2018-01-08    来源:禅风网选录    

人口上说的,都是心上想的,不说人间事,是他心里根本不想这些事。因为他把人间的名利富贵看作是虚幻、短暂、无意义的。“百年身后一丘土,贫富高低争几多”,陷身于人事纷扰中,带给人的是无尽的烦恼和痛苦。既已从茫茫的人生苦海中解脱出来,登临彼岸,怎么会再对俗世的事感兴趣呢?

wKgB4lJNax-AX-q8AANFPClypME48.groupinfo.w600.jpeg


  赠质上人

  (唐)杜荀鹤

  枿坐云游出世尘,

  兼无瓶钵可随身。

  逢人不说人间事,

  便是人间无事人。


  [赏析]上人,本指佛教中讲的上德之人,后来成了对僧人的尊称。这首诗写的质上人倒真有点不同寻常。他有时打坐,静如枯木;有时出游,飘若浮云,心无所系,随性而行,超世脱俗。其他僧人云游,还带着盛水的瓶子和吃饭的钵,而他出门连这两件东西都不带,一身之外无所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三四句“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这才写出精神上大解脱的悟道者形象。人口上说的,都是心上想的,不说人间事,是他心里根本不想这些事。因为他把人间的名利富贵看作是虚幻、短暂、无意义的。“百年身后一丘土,贫富高低争几多”,陷身于人事纷扰中,带给人的是无尽的烦恼和痛苦。既已从茫茫的人生苦海中解脱出来,登临彼岸,怎么会再对俗世的事感兴趣呢?


    在世人看来,王朝更替、诸侯争霸、胜王败寇、战乱四起这样不得了的大事,他只看作山中樵客下的一盘棋,他自己只是个旁边的观者。“观棋不语真君子”,他是人间大戏场、下棋局的冷眼旁观者。既不追求名利,与世无争,与人无争,还有什么挂心的事呢?当然没有!清闲自在,无忧无虑,这样的生活真让诗人羡慕,所以他曾赞叹地说:“万般不及僧无事,共水将山过一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