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宇烈专访:中国佛教文化对社会和个人的意义
2017-11-01 09:31    来源:禅风网
      编者按:10月28日至29日,“第五届星云大师人间佛教理论实践学术研讨会”在上海星云文教馆举行。研讨会上,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楼宇烈教授深入探讨了佛教社会思想理论。禅风网记者对楼宇烈教授进行专访,以下为精选的专访内容。


 

中国佛教和佛教文化对国家社会的意义


我觉得一个国家的强大,最后是会落实到文化上面去,只有文化上面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并不是我们经济发达了富裕了,我们这个军队也很强大了,我们的公共设施都比较漂亮了,就是国家的强大,真正的是要落实到我们所有的民众。民众的文化素养提高了,自觉遵守做人做事的原则,社会风气非常和谐,这才是强大,每个人对自己民族的、国家的文化,有强大的自信心,这才是真正的强大。因为对一个国家的热爱,最终也是对于它的文化的热爱,现在为什么要提出来要有文化自信?我想也是因为真正要做到让我们国家强大的目标。

对于文化的自信,首先要建立在对文化的了解,要了解我们5000年来的文化和它的博大精深、丰富多彩的方面,而且,每个文化也都要为我们的繁荣强大做出贡献。

简单地说,人通过对文化的理解来变化自己,变化我们整个的社会。所以每个文化都要努力地对社会起这样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改变自己,一方面构建一个非常美好的社会文化环境,或者叫做习俗。

而佛教文化,我觉得应该以正知正见去引导信众,让信众都能够正信、正修、正务,不要歪曲了,佛教文化本来就是来洗涤心灵、净化社会的,我们应该尽量在这方面发挥作用。让人们认识到人心中间的贪嗔痴,把贪嗔痴给消除了,才能够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谐,才能使每个人在精神上活得愉快。所以,佛教可以在净化人心方面和净化社会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


楼宇烈教授在研讨会上发言

如果按照佛教的六道精神去做的话,我们每个有能力的人都要去做布施,有能力做财布施的就做财布施,有能力做法布施的就去做法布施,这两个方面都没有的,哪怕你说一句鼓励的话,掺扶一个老人,也都是在布施。所以,布施精神要很好地发扬,不要变成现在这样,连一个老人倒在地下,都不敢去搀扶,还有碰瓷现象,那就不好了。

让我们的佛法发扬大乘佛教的精神,发扬到最后应该是舍己利他的,不仅仅是自利利他,为了他者可以把自己一切都舍弃掉。佛陀的故事里面很多也是这样,佛陀的精神就是这样,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奉献出来,只要众生需要。所以,发扬佛教的慈悲精神,舍己利他的精神,更重要的要做到这些。

当然,这前提是你真正有了觉悟,而要求觉悟,每个人都要能够认识自我,破除我执。所以,佛教应该在协助社会、净化社会、净化人心方面起很大的积极作用。

中国佛教已经是中国本土化的宗教,已经跟中国本土文化打成一片,已经成为中国本土文化的重要的、有机的组成部分,所以,它应该在这方面发挥它的更大的作用。

中国佛教已经是中国本土化的宗教,已经跟中国本土文化打成一片,已经成为中国本土文化的重要的、有机的组成部分,所以,它应该在这方面发挥它的更大的作用。它在发展流传的过程中间把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道的一些精华也都吸收了,融合到佛教文化里了。所以,我觉得佛教在今后的和谐社会构建中,应该可以起很积极的作用。反之,如果我们传播得不正,则会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在生活中理解佛教文化


人们在这个纷纭复杂的社会中,需要不断地得到提醒。我们很多人信佛,信着信着就去求佛了,而不是自己去做佛,所以应该不断提醒大家,学佛不要离开这个社会,不要离开你当下个人的责任、家庭的责任、社会的责任。

所以,人间佛教不是一次讨论完了就理清楚了,道理清楚了,在实践上面是不是去这样做了,其中还有很多的问题。所以,经常讨论这个问题,要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从不同的方面去做,佛光山在这方面做人间佛教的历程也是很丰富的,在各个时期根据当时社会的变化,人间佛教实践的重点也有所转移变化,这是需要不断讨论的。

我们不是仅仅在讨论理论问题,更多是在实践中怎么做?比如说,我们通过文艺来化导人心,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另一个例子,佛教让大家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要安心于本职工作,在做本分工作中磨练自己的身心。

学佛要不断的提醒大家在生活中间去体会佛教的文化和智慧,慢慢地就会发现,人不是完全被动的,人应该成为一个有主体性、主动性的个体,要自己去改变自己,像佛陀提倡的那样,每个人自作明灯。

我们可以依法修行,可以以戒为师,但真正让我们走向觉悟彼岸,那只有靠自己,我们要用自己的明灯,来照亮自己的道路。大家时时刻刻进行探讨、交流,研讨会完了以后,也能够继续传播,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叫人间佛教。


我们要让大家真正认识什么叫中国佛教,不应该一天到晚误以为佛教就是印度的。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把佛教看作印度的主流文化,这是完全不对的。在印度,佛教不是主流,反而在中国,佛教是主流之一。也有人讲到,当今世界的佛教,应当以中国佛教为主,我也同意。

我记得两个月前,环球时报曾经发表过一个专版,讲到印度想要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佛教在它当今文化生活中已经没有基础了。可是现在有很多人朝圣还要跑到印度那去,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可以返璞,像把佛经背着送到印度去等活动,是很好的返璞行为。但我们是返璞,我们中国佛教受到了这个抚养以后,我们自己成长起来了,是去反哺、感恩、报恩,但是我们不能把已经本土化的佛教再重新还原到原来的佛教里。

所以,我觉得这个探讨其实不是一次两次就可以解决,它需要持续不断的进行。当年太虚大师提出了人间佛教的理念,他自己最后也没有成功嘛,现在有人在继承,有人在实践,以后还要不断的有人继承,才能够把这个理念落实下来,才能够真正发挥出中国佛教的真正精神。(禅风网记者汤谷、杨湘现场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