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阿富汗巴米扬石窟将再度成为丝路明珠最新资讯

2018-01-26    来源:中国民族报    

公元7世纪时期,大乘佛教在阿富汗受到尊敬和信仰,但同时在这一时期,一种新的佛教(后期被称为密宗)也出现了。密宗繁衍出的美术风格最终占据了喜马拉雅山脉和周边地域的艺术主流,并从

640.webp (18).jpg

  2017年12月25日,一条从阿富汗喀布尔发来的消息引起了甘肃敦煌研究院“阿富汗文化遗产保护和巴米扬石窟考古美术研究班”老师们的注意:巴米扬山谷的卡克拉克石窟壁画被人非法切割盗掘,壁面上出现明显暴力盗割破坏痕迹,但是壁画文物流失的具体信息并不清楚。这是巴米扬石窟从2003年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第一次遭到外界非法盗掘,也是巴米扬地区石窟壁画文物保护出现窘境的写照。

640.webp (19).jpg

卡克拉克山谷中被盗割的石窟外景位置

  阿富汗巴米扬地区与佛教相关的石窟主要开凿于4世纪至9世纪,主要包括主崖石窟约750个、卡克拉克石窟约100个以及弗拉迪石窟等。

  巴米扬主崖石窟全长约1300多米,最显著的标识是东西两个巨佛立像。其实在卡克拉克石窟也有一个小型的立佛像,但这3个立佛在2001年时,都被塔利班暴力摧毁。

  2003年,巴米扬遗址因其独特价值,被联合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并定名为“巴米扬山谷的文化景观和考古遗址”。2006年,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讨论决议,将巴米扬石窟从濒危世界文化遗产目录中剔除,巴米扬山谷石窟寺的安全状态和保护工作趋于平稳。但是,由于近些年阿富汗政局和社会治安的间歇性动荡,一些地区破坏文物的案例时有发生,给这些地区的石窟保护工作蒙上阴影。

  卡克拉克石窟的整体景观是以一个约8米高的佛立像为中心,周围有将近100个石窟。这些石窟和其他建筑物主要分布在卡克拉克石窟河的南北两岸。佛立像的周围有一些望楼和碉楼,但多半已经废弃。这些石窟和附属建筑组成了卡克拉克山谷的文化景观。

  该处石窟最早在1930年的法国考古队调查中发现,之后,意大利、德国、美国、法国等调查队陆续展开了调查研究。其中最重要的一次是1976年日本京都大学队展开对于卡克拉克整体石窟的考古学美术调查,获得了很多具体资料。但是,由于一些石窟破坏严重,石窟壁画上存在长时间的污垢,一些石窟的建筑构造和壁画内容仍然不能完全解读。

  巴米扬卡克拉克石窟佛教美术的意义

640.webp (20).jpg

卡克拉克山谷中被盗割的石窟内部壁画现状

  文献资料记载,公元7世纪时期,大乘佛教在阿富汗受到尊敬和信仰,但同时在这一时期,一种新的佛教(后期被称为密宗)也出现了。密宗繁衍出的美术风格最终占据了喜马拉雅山脉和周边地域的艺术主流,并从该地区向西北方向传播,越过拉达克山地,传播至今天卡克拉克石窟所在的阿富汗兴都库什山脉地区。

  密宗理念衍生的绘画艺术风格是佛教美术中的重要流派,也是世界艺术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卡克拉克壁画风格在兴都库什山脉周边的石窟艺术中也很容易被识别出来——一些图像构成表现出明显的密宗倾向和体现出图像内容固定化的思维。例如,卡克拉克山谷的天井壁画中的同心圆构图,给人以强烈的设计感和向心感。在巴米扬与卡克拉克的晚期洞窟内,也发现了最早的类似于曼陀罗的西藏—喜马拉雅艺术式构图,这些可能都受到密宗的影响。因此,卡克拉克石窟壁画在巴米扬和整个中亚佛教艺术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

  阿富汗内战期间,一些石窟被破坏,卡克拉克石窟的标志性立佛也被塔利班炸毁。很多石窟被难民占据,在日常生火做饭中造成了很多损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战争期间地区行政管理混乱和石窟管理松懈,对巴米扬石窟壁画进行大肆切割盗掘,一些文物流失欧美和日本等国家地区,成为“文物难民”。

  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领导下的日本壁画修复小组在对巴米扬石窟的壁画进行年代和成分检测时,测定卡克拉克石窟的年代属于7世纪后半期至8世纪后半期。但还有一小部分年代测定为9世纪末至10世纪,表明这是佛教造像活动终结后再开的石窟,石窟建筑有使用的痕迹。这个孤立的现象似乎说明佛教徒在巴米扬地区已经伊斯兰化后,仍然在小部分边远地区秘密修行,并且这种现象也体现了佛教和伊斯兰在接触初期,相互试探、相互理解、相互习合的面貌。因此,卡克拉克石窟的内容虽然很多还未解释清楚,但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保护巴米扬石窟

640.webp (21).jpg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援建的巴米扬文化中心正在建设中

  巴米扬石窟的修复和保护在战后国际援助下,尽管有文化复兴的迹象,但是由于缺乏资金和人才,一些工作进展缓慢。

  2017年9月9日,阿富汗巴米扬省政府代表赴中国敦煌出席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博览会,签署了巴米扬省与甘肃省建立友好省际关系的协议。巴米扬省成为阿富汗第一个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的省份,省长塔希尔·佐希尔表示,“敦煌给我留下美好的记忆,那里的自然环境与历史文化让我感觉没有离开巴米扬,敦煌莫高窟与巴米扬大佛居然有那么多相似性。”他希望和敦煌研究院等单位合作,开展对于巴米扬石窟的保护研究工作。

  2017年10月在日本东京召开的“阿富汗文化遗产巴米扬发展未来”会议上,阿富汗文化部和巴米扬省的主要负责人再次呼吁世界各国伸出援手,对巴米扬山谷进行有效的保护援建,对巴米扬毁坏的东大佛“重建”议题进行思考。

  2018年新年伊始,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刘劲松大使到任后宴请的第一位阿富汗客人,便是巴米扬省长塔希尔·佐希尔。刘劲松表示,中国大使馆愿为巴米扬省文物修复与保护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中国相关科研机构与文化机构也将赴巴米扬省实地调研并探讨合作。

  “一个民族、一个社会,只要不忘历史、尊重文化、崇尚教育,就一定能挺过苦难、赢得尊重、实现凤凰涅槃,这就是中国人所讲的‘多难兴邦’。世人心中的巴米扬大佛从来没有被摧毁,相信巴米扬石窟将再度成为丝路明珠。”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刘劲松大使与巴米扬省长塔希尔·佐希尔会谈时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