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刹百岁高僧 光孝禅寺新成长老期颐寿诞最新资讯

2018-03-08    来源:广州光孝寺    

广州光孝寺退居方丈新成长老迎来百岁寿诞。自出家以来,新成长老依止虚云大师等大善知识勤修苦学,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弘法利生,慈悲济世。虽有徒众数百,长老从不让弟子为自己摆宴祝寿,戒行精严、弘范三界。

640CATG28R7.jpg

  因需要到北京参加两会,广州光孝寺方丈明生大和尚提前带领常住法师,拜贺新成长老百岁寿诞

  2018年3月7日(农历正月二十),广州光孝寺退居方丈新成长老迎来百岁寿诞。自出家以来,新成长老依止虚云大师等大善知识勤修苦学,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弘法利生,慈悲济世。虽有徒众数百,长老从不让弟子为自己摆宴祝寿,戒行精严、弘范三界。

640CAVI8RVL.jpg

640CAMBZXMD.jpg

  此次百岁寿诞,新成长老依旧嘱咐身边的弟子,不要大搞寿庆。光孝寺方丈明生大和尚为长老住处添上鲜花,四众弟子从各地赶来看望,向长老致以寿诞祝福与问候。虽然只是温颜笑语,亦是浓浓的关怀与慈悲爱护。

640CAU7200O.jpg

  祈愿长老法·轮常转、法体常泰、法音常流。

  新成长老:过生日,耗费弟子、施主钱财,铺张浪费,不要搞。佛教提倡报四恩,其中要报父母恩。生日是母难日,要念母德,诵经回向,以报父母之恩才对。连毛主席在世时他也不搞生日庆贺,俺遁入空门之人还搞干嘛?

  640CA19BEOB.jpg

640CA4P0V7N.jpg

  新成长老,法名觉就。一九一九年农历正月廿日,生于广东省揭西县钱坑镇钱南村,读过五年小学,少失椿萱,于1945年到饶平县海山岛隆福寺礼又哲法师披剃,1947年于南华寺虚云大和尚座下受戒。

  历任中国佛协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广东省佛协永久名誉会长、广东省佛教慈善会永久名誉会长、广东省政协常委、海南省佛协会长、广州市佛协名誉会长;先后任广州六榕寺、光孝寺、海幢寺、陆丰市玄武山元山寺、汕头市龙泉禅寺、海南省南山寺、福建省东山县东明寺等逾20座寺院住持。曾参访美、加、日、俄、尼、斯、马、泰和港澳台。

640CAMC8OZO.jpg

  1987年荣获广东省宗教局授予“两个文明建设贡献先进个人”称号,1998年荣获省委、省政府授予“扶贫热心人”奖章,1999年赴京出席第三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并上天安门参加国庆五十周年观礼阅兵,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长老爱国爱教、严持戒律、广兴丛林、慈悲济世,将佛法种子广播海内外多个国家和地区,绍隆佛种,贡献卓著。

640CA3D1FL3.jpg

  爱国爱教,广兴丛林

  新成长老爱国爱教,协助政府大力宣传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推动佛教事业的恢复和发展。他曾说:弘法护教是佛教弟子的职责,尤其是出家人,更要负起护教的责任,承担弘法的家业。所以,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他面对“文革”中众多遭受严重破坏的光孝寺、六榕寺、海幢寺等羊城名寺,多方奔走筹款和组织施工,为其重建、复建和重新开放,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为三宝道场的修复立下了大功。

640CAGRZMM6.jpg

  乐善好施,慈悲济生

  新成长老一向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曾身兼广东省佛教慈善会会长、广州市慈善基金会常务理事、广州市宗教界支持民族地区教育事业联合会会长等职,并联合其他各大宗教成立了“广州市宗教界支持民族教育委员会”,还发动寺内僧众、职工以及广大信众积极参与慈善活动,为新疆、内蒙古、广西等少数民族贫困地区,为云南、黑龙江、松花江灾区、东南亚海啸、“非典”防治,为失学儿童以及生活无着者,倾尽全力帮助。他曾多次被广东省、广州市评为“扶贫热心人”、“宗教界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先进个人”。1999年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受到国务院的表彰并登上天安门参加阅兵典礼。

640CAPCBXW3.jpg

  对外交流,广结法缘

  新成长老,德高望重,多年来,身居岭南第一宝刹广州光孝寺,充分利用广东及光孝寺在世界佛教界的影响,一次次接待了国外政要和宗教团体。曾在广州光孝寺主持传授三坛大戒法事,首次为外国僧尼传戒,并把二部僧戒传回佛教创始人的故乡,这是中尼佛教界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盛事,为中外佛教史谱写了光辉的新篇章!也应邀出访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尼泊尔、斯里兰卡、泰国以及港澳台等地区进行友好访问,交流佛教的研究成果和教务工作经验,加深了与各国佛教界人士的友谊。其间,他积极宣传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消除人们对中国宗教政策的误解,为世人更好地了解中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640CA7APXRV.jpg

  胸怀宽广,绍隆佛种

  新成长老非常重视培育僧才,认为要续佛慧命,只有教育造就一大批具有正知、正见、正行的弘法利生的僧才,方能实现,这是正法久住的根本。为此,他促成了广州市佛学培训中心的成立,同时,他把一批又一批弟子送到各地佛学院进修,甚至是到国外留学,为全面提高广州佛教界的整体文化素质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640CAM7QPKG.jp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