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寺院×公立医院 一起解读密宗祖庭大兴善寺的跨界合作 最新资讯

2018-05-31    来源:禅风网    

5月26日,西安大兴善寺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合作的兴善寺医院正式对外开诊,开诊仪式在大兴善寺医院隆重举行。然而虽然佛教一直积极参与到公共卫生工作中,但寺院与公立医院合作

图: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施秉银院长

为大兴善寺方丈宽旭法师现场颁发聘书


大兴善寺开医院啦!


    5月26日,西安大兴善寺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合作的兴善寺医院正式对外开诊,开诊仪式在大兴善寺医院隆重举行。然而虽然佛教一直积极参与到公共卫生工作中,但寺院与公立医院合作,探索医疗模式,这却是国内首次。


图:大兴善寺医院先进的设备


密宗祖庭大兴善寺


    大兴善寺在佛教史上的地位可谓非同寻常。它的前身是晋代的遵善寺,隋代文帝时期,奉诏迁址新都大兴,始改名兴善寺,并定为国寺。唐代大兴善寺成为长安三大译场之一,有开元三大士之称的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三位密宗祖师,都在这座道场译出了不少密宗典籍,并在此举行过息灾、灌顶等仪式。

 

开元三大士:金刚智、善无畏、不空


    学术界的习惯,一般称三大士所创密宗为唐密,称流传到日本的密宗为东密,称流传于藏地的为藏密。而历史上藏密、东密的出现时间,均晚于唐密,并受到唐密的影响。因此大兴善寺被视为密宗祖庭。会昌法难之后,大兴善寺逐渐衰落。历史上多次修复,又多次损毁,无论僧才还是建筑,都不复当年。



    直到近现代,1945年太虚大师在此设立世界佛学院巴利学院,1955年国家拨款全面大修,大兴善寺才算重新振兴。

    与大兴善寺合作的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一家创建于1956年的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拥有专业的团队,先进的医疗设备。

    兴善寺院区总建筑面积12340 平方米,地上建筑面积9373平方米,地下建筑面积967平方米,病床数180张。

 

图:兴善寺医院医疗团队


    院区现开设有康复医学科、中医科特色专科,设有门诊和住院部,并配备了检验科、影像科(DR,CT和MRI)、心电图室、B超室、药房等医技科室,力求建设成为国际领先、国内一流、以患者为中心,以中西医结合和佛医结合为特色的区域性康复医学中心。这样的合作,确实是引人瞩目的。

    西安市宗教局王胜副局长讲到:“寺院与医院的结合,一个是医治心理问题,一个是医治身体的问题,而有的时候往往身体的疾病有可能是因为心里的问题所导致的,佛医的结合再次说明佛教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佛教医疗慈善


    佛陀在《杂阿含经》中说:“有三法,世间所不爱、不念、不可意。何等为三?谓老、病、死。”佛法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生老病死,但要实现这个,并不意味着需要舍弃世间的暂时安乐。因此,佛教在历史上便积极投身于医疗等慈善事业的探索之中。尤其是将大兴善寺视为祖庭的密宗,更是如此。

 

图:大兴善寺护摩仪轨


    密宗是与显宗相对而成立的概念。密宗认为,好比人患疾病,需要对症下药,不同疾病所用药物不能混淆。修法也是如此,不同人的问题不同,因此需要因人而异,秘密教授不同密法。

     密宗所修习的密法,以种种仪轨密咒而闻名于世。这些仪轨密咒,主要会被用在祈祷祝福,治病骧灾等事上。在古代中医的观念中,医疗手段可以分为十三种,其中有一种叫做“祝由科”,便是以咒术作为治疗手段。

     在现代人眼中看来,这当然是一种心理慰藉,但由于不少疾病的起因都和心理问题有关,因此能起疗效。而对于信仰者而言,密咒本身是佛菩萨不可思议威神之力的显现,因此也往往接受这样的治疗。

 


    开元三大士里,善无畏大师在游历学习之时,因为经历时间太长,他母亲久无音讯,以为他已经去世,整日痛哭,竟把眼睛哭瞎。善无畏大师在禅定中得知,便去信说明自己情况,由他人转达自己近况。母亲听闻后心情放松,眼睛也随之复明。

     后来大师在翻越雪山之时得了疾病,龙智菩萨以神通变化出现在他面前,跟他讲说菩萨应该看破身相,不执著身相的义理,说完就飞到天上消失不见。随后大师病症便即痊愈。撇开传说的属实性不谈,这样的记录充分说明,病痛的解决,从一开始就是被密宗所关注的问题。

 

图:大兴善寺方丈宽旭法师


    佛教所重视的,从来不离众生的生老病死。历史因素,佛教的主流曾经走向了重视死后而轻视今生的偏颇。在太虚大师等人的倡导下,才逐渐走出这个偏狭,而回归到对生老病死的全面关注。

    佛教慈悲为怀,心系众生。除了大兴善寺开创性的义举之外,也有其他的寺院发起医疗义诊、慈善等服务。如厦门南普陀寺深耕慈善义诊,5月19日还召开了首届义诊服务发展与交流论坛,深化佛教义诊服务成果。

    佛教界与现代医疗行业的合作,在人间佛教路线的实践历程中,也是很重要的一步。现代佛教也一直致力于对医疗、慈善等领域的探索,将关怀回归到人们生活的点滴之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