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惠法师专访:星云大师写作3000万字巨著背后的故事
2017-12-20 10:04    来源:禅风网


    在中国台湾西南部的城市高雄,有一个闻名中外佛教胜地——佛光山。比起这里的秀丽风光和巍峨建筑,更让人流连忘返的是这里的人和文化。当代高僧星云大师筚路蓝缕,一砖一瓦建起佛光山,把人间佛教的思想弘传至世界各地。

屏幕快照 2017-12-20 上午10.44.07_meitu_1.jpg

    12月15日至17日,一场汇聚了海内外30多位知名学者的人间佛教座谈会,在佛光山盛大举行,禅风网受邀进行全程报道。在座谈会开展期间,星云大师四度莅临现场,与远道而来的专家学者热切交流。很多学者看到91岁高龄的星云大师如此关爱人间佛教的学术研究,都备受感动。

    慈惠法师接受禅风网专访

    禅风网记者在研讨会期间专访了佛光山开山寮特助、人间佛教研究院首任副院长慈惠法师,了解了更多星云大师和佛光山的故事。


慈惠法师亲述:

视力减弱 星云大师怎么写作


1942年,星云大师为信众开示,左边是慈惠法师

    慈惠法师是台湾宜兰人,自1942年星云大师来到宜兰,就担任他的随侍台语翻译。75年来,慈惠法师一直协助星云大师兴办教育文化事业,是佛光山文化教育事业的负责人、掌舵者。

    非但如此,慈惠法师还曾到大谷大学研修,是台湾第一位留学海外、荣获硕士学位的比丘尼。2006年,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为慈惠法师颁发荣誉奖章,成为全球佛教界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比丘尼。

    2017年5月16日,久未露面的星云大师出现在《星云大师全集》发布会现场。这是自去年因病接受手术治疗后,星云大师首次出席公开活动。这一套365册、3000余万字、50000篇条目的般若巨著凝聚了星云大师出家近80年来所有的重要作品。星云大师说:“对人间、社会、佛教,有什么贡献,不敢去说。不过,几千万言的文字,总是我生命的时间累积的成果。”

微信图片_20171220195545.jpg

位于佛光山美术馆总馆的星云大师文学馆

    对于这一点,慈惠法师深有体会。人们往往会惊叹,3000万字的文章是如何写就的,更遑论其中有非常多文学性极强的作品。但慈惠法师知道,写作是贯穿在星云大师日常生活中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僧”。

    慈惠法师说,人们恐怕想不到,热爱写作的星云大师一直都没有书桌。曾经有信众知道以后,送来很好的书桌。星云大师理解大家的热情,会收下桌子。但是,这些桌子基本都用来放置物品,而非写作。这是因为星云大师不需要做好准备,不需要培养灵感、营造氛围,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写作。

年轻时的星云大师

    星云大师年轻时,生活条件和环境不好。来到台湾,有寺庙愿意收留他这个外省人,他就非常感激,甘愿做很多事。那时,星云大师被安排去看管山里的竹子,怕被别人盗采。

    在这样的环境中,星云大师笔耕不辍。崎岖的山上、寂静的竹林里、清苦的寺庙中都有星云大师执笔书写的身影。无论环境有多艰苦,他从不自怨自艾,只要有笔和纸,他就可以自在地写作。

微信图片_20171220164622.jpg

《海天游踪》封面与《觉世旬刊》第一卷

    慈惠法师告诉我们,星云大师这3000多万字,都是他利用自己零碎的时间构思、创作的。他出版了一本旅行日记叫《海天游踪》,是当年随佛教访问团到亚洲各国访问期间写的。当时,慈惠法师主持佛光山报刊——《觉世旬刊》的编辑工作。《海天游踪》最初就是在这份刊物上连载,每十天需要提供两版最新的稿件。

    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脑,没有传真机,更舍不得打国际电话,而访问期间又有许多事务处理。尽管如此,星云大师的手写稿从来没有拖延过。所以就是坐汽车、坐火车,他都在记录。他曾经举一个例子,在印度访问时,天气特别炎热,连电风扇都没有用,只好趴在凉快的地板上写文章。

1513758488202206.jpg

无论行程多么紧凑,大师总要抽空记录下走过的历史。

    星云大师喜欢看书,喜欢写作,如果不写不看,就非常难受了。可是,40多年前,星云大师罹患糖尿病,后来并发症逐渐严重,导致眼底钙化,视力减弱。他最喜欢的两件事情,都因为身体状况变化而不能做。

    讲到这里,慈惠法师不无感慨地说:“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许会绝望,觉得人生没有路了。可是,星云大师还是有办法,还是活得很快乐。”

微信图片_20171220195551.jpg

五十多年的写作生涯 星云大师的笔名有摩迦、初参、脚夫、赵无任等。

    不能写文章,但可以直接说,让弟子记录;不能看书,就听弟子念诵。而且,星云大师口述的内容,编撰成文字几乎不需要修改,一气呵成。每天听弟子念书,了解到的知识和信息比一般人都多。

    星云大师从不因为外界环境变化带来的障碍而屈服,也不会因为身体状况的限制而放弃,他很忙,但从没有说过因为忙碌而不能写作,他始终能够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慈惠法师讲述

擅写作的星云大师还是编辑高手


    在访谈中,慈惠法师讲到,星云大师不但擅长文字写作,也长于编辑。佛光山文化事业的发展与他在这方面的智慧是密不可分的。

    星云大师曾说,写作恐怕是自己天生的一个才能。当年,他在焦山佛学院就读时才十多岁,生活很清贫,连一张纸都很难得。那时候,星云大师热爱读书和写作,自己偷偷办了一本“刊物”,名为《我的园地》。他会写散文、诗歌放在上面,读者却常常只有自己。不管别人是否喜欢,他都从未放弃写作。

《无声无息的歌唱》与《玉琳国师传》封面

    除了散文、诗歌、读经体会等内容以外,星云大师还热衷写小说。《玉琳国师传》就是其中的翘楚之作。虽然这些作品是以小说的形式呈现,但是其中包含了星云大师对佛法弘扬的智慧。

    慈惠法师讲道:“星云大师一生都是为别人着想。”很多佛教杂志里有长篇讲佛法的内容,比较枯燥,一般的信众不容易读。星云大师在编写时,希望有信众来看并且能看懂。他就写小说,写带有文学性的作品,并采用连载的方式推出,让人更容易接受。《玉琳国师传》《无声无息地歌唱》等作品就是这样写出来的,也因此办起了佛教杂志。

1513758258100810.jpg

《三宝颂

    不论是演讲还是写文章,星云大师都很用心。佛光山僧众都会唱的一首歌——《三宝颂》,就是星云大师创作的歌词。为了写这首歌,他酝酿了很久。最终成文的词十分平易,却充满智慧。很多人喜欢看星云大师的文章,是因为没有一些刻意写的深奥的文字;同时又不是肤浅的内容。

    慈惠法师谈到,她曾负责佛光山的刊物校对工作,发现星云大师在编辑方面也有很高的才华。

    铅字排版的报纸对于文章的字数、标题的长短有严格的空间限制。星云大师会手动画出报纸的版型,再编辑文字内容。这样的稿子送到印刷厂排版,几乎没有什么错误。

《释迦牟尼佛传》与《十大弟子传》封面

    星云大师在这方面有十分独到的想法。以前,佛光山要办杂志,没有专门的美编,星云大师就自己设计杂志封面。有一本名为《今日佛教》的杂志令慈惠法师印象深刻。她回忆道,这个杂志封面的图文是一样的,可是每一期出版的颜色不同,也是有自己的风格,能够被人记住。她说:“星云大师除了是一个出家人,也是彻彻底底的一个文化人。”

    回过头来想,星云大师早年在宜兰,连语言沟通都存在困难,却可以编出杂志发行4000多份,鼓励每一个信众看。他对佛教文化事业的支持真是不遗余力,这种观念也深刻地影响着信众。

    星云大师常常对僧众说,文化事业是赔钱的,但是我要做。几十年来,佛光山的文化事业发展遍布全世界。最令人感动的是,信众不再只是为自己消灾、求平安,还会懂得文化事业发展,会为了让更多人看书受益作出贡献。(感谢佛光山提供资料图,版权归作者所有)